摩登上海的少女聖誕夜

在一個社會剛開放,開始奔放的年代,少女的初心,第一次聽到西方的聖誕節節日,雖然不會到外頭狂歡,但在夜晚還是默默希望心裡一些小願望真的可以實現。

高中畢業後,對於手繪的概念就越來越陌生,甚至崇尚電腦做出的精緻精準感,弧度要完美、間距要一致,如此的磨練過,突然害怕我越來越失去溫度。

拋開熟悉精準的電繪,我的橢圓很不圓,我的字也很歪,但我喜歡同一個顏色重疊的筆觸,喜歡線條和線條間因為手繪摟空而有點落差,那反而是冷硬電腦難做出的感覺。img16372

發表迴響

(若看不到驗證碼,請重新整理網頁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