酷夏完成最困難的鐵皮、磚瓦壁畫

接過無數壁畫案的感想就是,鐵皮 最 難 畫。

剛好兩次鐵皮彩畫老天都很給力的讓困難度再倍增兩顆星,一次是8月的酷夏、一次是遇到台灣百年一見的霸王寒流,一生中還沒想過會在雪中畫壁畫 。

夏天畫鐵皮不僅會中暑,因為溶劑一直快速揮發,所以畫得特別辛苦….

不過效果很滿意,感謝同樣威猛的壁畫夥伴。

 

發表迴響

(若看不到驗證碼,請重新整理網頁。)